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头脑 >名家观点:了解华人思想●沈联涛 >

名家观点:了解华人思想●沈联涛

评论806条

我在假期时翻阅藏书时,找到一本关于中西方哲学比较的书,有这幺一句古话:“当一切得意时,每一位中国人都是儒家学者;当失意时,他就是一位道教徒;当接近死亡绝望时,他会是一位佛教徒。”

中国文化就像一座结合各种世界观建造而成的古代金字塔。从最早的万物有灵论,人民相信多神论;易经讲述每件事的两面观;儒学讲以人为本;道教重视自然法;法家讲求实用主义和秩序,以及佛家则谈放下一切。


在20世纪,中国引进了西方思维马克思主义(Marxism)、科学和科技。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人与西方人的思想很不同。西方思想讲求直线性的逻辑和科学,而中国思想则偏向于隐晦、系统性,因而具有关联性。

这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来自中国文字的会意(ideogramatic)性质,根据图案把所有相关的联系在一起。

中国字“危机”包含着风险和机遇,“矛盾”则是结合一个坚不可摧的盾牌面临一个不可阻挡的矛。

复杂化为简单


中国思维是从系统和历史去看事情,这很可能是来自于中国哲学的源泉–《易经》,代表着传统的辩证论,从社会冲突和矛盾对立中融合与演变。

西方科学和知识的起源主要来自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Aristotle)的逻辑,这是一种简化和线性的论点,把复杂的思想化为简单的理论和原理,来推断,解释和预测未来。

亚里斯多德的逻辑在西方盛行,直到德国哲学家黑格尔(Hegel,1770-1831年)提出的辩证法概念,讲述一切由矛盾逐渐演变成危机。

马克思(KarlMarx,1818-1883年)在黑格尔辩证法的基础上,建立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论和辩证唯物论。

而毛泽东则把马克思主义融合在中国农业社会,通过实践形成革命理论。

进入20世纪,自然科学如物理,数学和生物学都开始从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中逐步分离出来。

基于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在内的社会科学哲学家不认同辩证法的模糊性,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的线性和逻辑思维继续成为当时社会科学的主导。

世界不断进化

另一方面,量子物理、量子数学、生物学和信息理论开始演变成二进制(Binary)世界观,通过合成或分解对立两级的发展变化。

这开始接近古代中国和印度认为世界不断在进化的观点。

至今一直所缺乏的,就是融合这两种不同的世界观。

《黑天鹅》作家纳西姆‧塔勒布在他的新书《抗脆弱》(Anti fragility),探讨如何在我们不熟悉的世界生存,他发表了一个替代理论,作为结合辩证思维与主流钟形曲线(bell curve)统计的通用工具。

标准“钟形曲线”

分布是主流社会科学广泛用于决策制定的统计工具。

社会学家考察大概率下(95%)的统计显着性或钟形曲线的“稳健”区域,往往忽略了位于长尾的小概率(两端分别为2.5%)事件。

系统性损害

忽略了那些鲜少出现的“长尾事件”,一旦爆发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主流思想如经济专家就是忽略了这重系统性事件,就像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

长尾也是分别两部分,一个是“坏”黑天鹅事件,当他们出现时,会造成系统性损害。

另一个是顶端的“好”长尾事件。塔勒布称“抗脆弱行动”为好行为,它可以补偿“脆弱”的坏事件。

直观地说,塔勒布用现代数学与科学的解释来重新定义中国哲学。

他所说的三大风险———脆弱性,稳健性和抗脆弱分类,就好比中国所提到的阴,中庸和阳思维。

儒家的中庸思想是要避免极端和采取安全的中间道路。

但是塔勒布认为中庸会陷入困境,因为稳打稳扎会忽略了黑天鹅事件的不确定性,最终可能会破坏整个系统。

通过采用中庸之道的谨慎和保守,来防止采用抗脆弱或高风险高回报战略,这可弥补不确定的黑天鹅事件的。

一个佛教徒会了解到有必要建立良好的事迹,以弥补自己可能出现的不良行为。

因为不敢冒险,中国历代王朝采用中庸策略,成为封闭社会,最终导致灾难的降临。

以小赌搏大

另一方面,在工业革命时代,西方社会承受很大风险,在科学,技术,甚至是殖民主义上追求高回报。

西方社会通过抗脆弱的措施来补偿脆弱。

无风险,就无收益。

最简单诠释反脆弱战略方法就是股市投资。假设你采取保守策略,就会跟随市场的平均水平(跟随指数)。

一旦市场突然下降了30%,你的投资组合也会下跌30%;若你继续采取中庸策略,将永远无法取回您的本金。

要做得更好,你必须以小赌搏大,投注在“抗脆弱”的高风险股票,若赢了,就会大赢。

抗脆弱喜爱波动性,犯小错可避免更大的失误。凯恩斯的学生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重新发现了“稳定造就了不稳定”,你越想稳定,就会越不稳定。

选择高风险和高回报的非曲线策略,正是邓小平采用的改革开放思路。

他知道风险很高(或未知),但选择开拓新发展区和新政策,创造了新回报和高增长的领域,这是批评者意想不到的。

在2013年,我们期望邓小平的接班者或会采用新抗脆弱的改革方案。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