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络环境 >男子留言“想血染巴剎来吧"‧巡逻队员围攻我 >

男子留言“想血染巴剎来吧"‧巡逻队员围攻我

评论707条
男子留言“想血染巴剎来吧"‧巡逻队员围攻我(槟城18日讯)51岁华裔男子在面子书留言“想要血染发林巴剎来吧!”后,週日晚上出席巴剎一个盂兰胜会晚宴时遭一批男子围攻,导致眼部被打到瘀青溢血。伤者较后报警指本身遭一群身穿槟州志愿巡逻队制服的男子攻击,警方週一下午已扣留两名男子助查,但不愿透露被捕者身份,仅表示警方仍在调查中。据了解,被打到眼部瘀青溢血的男子王佑舜,是于週日晚上10时许晚宴结束后,遭一批男子用头盔等殴打。他相信这群男子一早已盯上他,所以在宴会结束后,一见到他就趋近对他拳打脚踢。由于事发突然,加上对方人多势众,他只有挨打的份。王佑舜较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到警局报案并到槟城医院验伤。干案者穿巡逻队制服东北区警区主任米奥证实警方已分别接到槟州志愿巡逻队和王佑舜的投报,目前援引刑事法典147条文(骚动)展开调查。米奥说,伤者王佑舜在事发当晚向警方投报,而槟州志愿巡逻队则于週一早上11时许到警局报案。初步调查显示,打伤王佑舜的男子是穿着槟州志愿巡逻队的制服,但此人是否真的是队员,仍有待警方调查。由于各有说词,警方正调查案件的前因后果,以及确定案发的过程。目前,警方已逮捕两人协助调查。他也证实,除了王佑舜受伤,一名志愿巡逻队队员也有受伤。另一版本传男子醉酒闹事“槟州志愿巡逻队打人案”传出另一版本,有人指当时王佑舜三杯下肚后,先辱骂在场的槟州志愿巡逻队队员,并出手打伤一名队员,结果,他醉酒闹事招惹公众不满,被一名看不过眼的民众打伤。据此版本的说法,当时槟州志愿巡逻队员是在维持晚宴的秩序,王佑舜找上巡逻队员的麻烦,不停大声辱骂巡逻队的队员。据知,在场的巡逻队员当时忍声吞气,没有与王佑舜发生争执,但王佑舜却打伤其中一名队员的头部,导致队员头破血流,不过当时这名队员没有反击,而是在其他队员的护送下离开现场。不过,究竟哪一个说法属实,仍有待警方调查。曾对海底隧道计划发表意见任职电脑程序员的王佑舜说,他数个月前曾在面子书对槟州民联政府欲进行的海底隧道计划发表意见,加上今年7月10日曾投诉位于当地一间健身中心吵杂之后,似乎就被人肉搜查,包括有许多陌生人在面子书加他为友。週日的宴会上,有一名卖报员通知他,指一群槟州志愿巡逻队(PPS)的队员要找他,当他主动与对方接洽时,后脑却冷不防被拳头攻击,导致左眼被打伤。疑遭人肉搜查多时王佑舜週一在人民爱国党副主席拿督范清渊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当我走到外面时,我看到约有10人在等我,他们都穿着印有PPS标誌的T恤,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我趋前向他们说,你们要找我可以,但是必须等到记者到来。当时他们没有回应我,不稍一会,我的后脑就被攻击。”他声称,有人从身后挥拳打中他的后脑部份,拳头接着擦过左脸,眼镜也因此被打破,甚至差一点被眼镜的碎片伤害到眼睛;接着,又有一人拿着头盔从前方企图攻击他,他赶紧以手阻挡,结果手部也受伤。他强调,当时他至少被4个人殴打,虽然以头盔攻击他的人没有身穿PPS的衣服,但他可以肯定对方是来自PPS的队员,因为他曾经在数个场合看过这个人有穿PPS的制服。他说,他被一轮群殴后,现场有人阻止,那群殴打他的人就离开了现场,而他的左眼也被殴打至渗出血水及红肿。指遭男子连找5天王佑舜声称,事实上,早在一週前,已有一名携带对讲机的陌生男子到发林巴剎庆讚中元的地方找他,而且还连续找了他5天,原因是不满“王佑舜在面子书上的态度”。他说,男子第一次来到发林巴剎时,是在发林巴剎庆讚中元邀请潮州大戏班来表演。“他明显是不认识我,因为他一来到,就问我,谁是王佑舜?当时我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他还说要来找我是因为不满我在面子书发表的意见。男子没出现殴打人群中“那一天之后,男子就连续每一晚到来发林巴剎前的潮州大戏现场找我,一星期后,我出席理事会举办的中元宴,就被殴打,不过男子没有出现在殴打我的人群中。”王佑舜强调,他是一名无党派的市民,也是民联支持者,平时都会针对时事在面子书上发表看法,他相信这次被打,也是因为PPS队员不满他在面子书的留言内容。他说,最近他一直在面子书上发表对于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看法,包括认为要建设海底隧道只是等同发梦的做法等。被打伤头巡逻队员报案遭打伤头的的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已向警方报案,头部有一道小伤口。由于此案已闹大,目前他仍未现身说法,据说在等候槟州政府的安排召开记者会。据知,年约四五十岁的华裔男队员,是在事发现场,遭王佑舜用类似木棍的武器打伤头部,幸好其他队员及时护送他离开,把他送到医院治疗及敷药,其伤势已没大碍。‧2014.08.18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